泉州古代众多的书院 原创文章

  书院是中国封建社会特有的一种教育组织形式,它是介于私学和官学之间的一种教学与学术研究相结合的特殊教育机构。从唐代至清末,书院存在了一千多年。在长期发展过程中,书院在组织管理形式和教育教学制度、方法等方面,具有许多独特之处,对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传播学术思想,开创一代学风,积累和创造教学经验等方面,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古代泉州是福建乃至全国书院制度比较兴盛的一个地区,尽管同全国一些书院制度发达的地区相比较,泉州书院制度的诞生在时间上稍为落后,但是当它出现于泉州大地之后,却以更快的速度和更大的发展规模展现于世人面前。

  杨林书院是古代泉州最早的书院之一。杨林书院原为唐末杨肃的书舍,位于南安石井的杨子山。唐昭宗景福二年(893年),杨肃即于杨林书院潜心研究《易》理。朱熹任同安主簿时,杨林书院已成为讲学授徒的书院。史载朱熹曾多次来书院讲学,四方名人学士来访者络绎不绝,学风大盛。吕大奎、杨景陆等一大批名人在此读书。杨林书院不仅在当时的社会上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而且对以后书院的发展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唐末至清末,泉州历代共建有书院73所,其中唐代3所,宋代11所,元代2所,明代20所,清代37所,从地域上看,分布于晋江县(含府治)18所,南安县13所,惠安县6所,安溪县7所,永春县7所,德化县9所,同安县10所,金门县3所。历代有废有修,至清末仍有相当一些书院存在。可以说泉州古代文化教育的兴盛与泉州古代书院兴盛是分不开的。

  泉州古代书院最著名的有石井、泉山、小山丛竹和欧阳书院,号称四大书院。石井书院是在现在的晋江安海镇。朱熹的父亲朱松曾为石井镇官。朱熹任同安主簿时,也曾多次到安海讲学,深受赞誉。宋嘉定四年(1211年),建安人游绛任石井镇官,当地士民请建书院,游绛表示赞同,上书泉州知府邹应龙。邹应龙批准了游绛的申请,从资金上给予极大的支持,并委任朱熹的儿子,时任泉州通判的朱在具体负责建造。嘉定五年 (1212年)秋,书院告成。石井书院建立后,生员甚多,院方注重办学质量,聘请名儒学者掌教,培养了一批人才,因而声誉日隆。后历经几废几修。如今,书院前殿拜亭及西廊庑舍保存尚好,殿前一棵百年古柏依然郁郁葱葱,依稀向人们展示出石井书院当年的雄姿。也正因此,石井书院历来被列为泉州古代四大书院之首。

  泉山书院又名温陵书院。乾隆版《泉州府志》记载南宋咸淳三年(1267年),赵宗正任职泉州,在行春门外建泉山书院,延聘名儒讲学,弘扬朱熹学说。泉山书院因是官府倡建,坐落于府城又有名儒讲学,吸引了四方学子,由此名噪一时。明代泉山书院与晋江县学宫挤在一处长达一百二十多年,后在兴建书院热潮的推动下,将书院移建于县学宫对面的蔡巷内。泉山书院在清代有两次较大规模的续修,由于规制较为完备,吸引了不少士子慕名纷至沓来,书院日渐容纳不了。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知府于承天寺边原施琅园林“澄圃”另建清源书院。清源书院由于地域宽广,建筑规模更大,足够容纳士子,于是取代了温陵书院的地位。这所历经四朝五百余年的古代书院渐渐为人们所淡忘。

  小山丛竹书院是朱熹在泉州任职期间创建的。该书院位于泉州城隍庙旁,南宋以前这里建有纪念欧阳詹的“不二祠”。南宋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七月,朱熹任职同安主簿即行届满,滞留于府治等候调转时,由于暇余时间比较多,经常到不二祠。朱熹对欧阳詹推崇备至,用纪念欧阳詹的不二祠来传播儒学更具有特殊的意义。为此朱熹就在这里种竹、建亭,讲授理学,并亲书“小山丛竹”匾额,镌于石。这所书院由于是朱熹创建,并亲自讲学,因而具有较高的社会知名度,成为古代泉州较为著名的书院之一。

  欧阳书院又称清源欧阳书室,院址在清源山五台峰右侧的虎岩,是为纪念欧阳詹而建。该地原为唐代泉州名士欧阳詹及林蕴、林藻兄弟的读书之所。明成化十八年(1482年),腾博会平台张庸等人感念欧阳詹及林蕴兄弟对泉州文化教育的影响,捐集资金在原址重建欧阳书室。嘉靖八年(1529年),欧阳詹的裔孙欧阳深及其子欧阳模重修,规模比成化年间所建的书室扩大了不少。这所书院位于泉州风景名胜之地清源山,建筑颇具规模,规制又较为完备,加上书院本是欧阳詹读书之处,且一直存续到清代,因此颇具吸引力。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二十七年(1901年)清廷两次下诏改书院为学堂,泉州书院才告消失,有的停办、有的改办新式学堂。清代已处于封建社会末期,整个教育事业日趋腐朽,书院制度也日渐颓败。在高度科举化的背景下,书院的颓势是大势所趋。